北京友谊医院

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友谊博览 >>精彩专题 >>援非医疗队动态 > 正文

精彩专题

联系我们

北京友谊医院

北京市西城区永安路95号

010-63016616

www.bfh@163.com

援非医疗队动态

援非医疗队动态之八十五——援非轶事

字号:
+-14
浏览次数:

时光荏苒,转眼一年半的医疗援助几内亚的工作即将结束。回首这一年多的几内亚工作,感慨万千。作为一名普通的医疗队员,作为一名心脏内科临床医生,在几内亚奉献了人生中的黄金时间,虽然失去了对发展迅速的专业知识的学习了解以及掌握,虽然失去了陪伴年迈父母以及家人的欢乐时光和天伦之乐……但在这漫长而有意义的一年多时间里,我自觉收获颇丰,这段经历将陪伴我终生,并令我终身受益匪浅。

从2014年8月至今,在这个遥远、陌生而落后的国度里,我利用自己掌握的有限的医疗知识和无限的爱心及热情在几内亚默默奉献着。在这段时光里,通过工作与几内亚的黑人朋友、华人同胞结下了深厚的友谊。我自己感到我的工作是平凡而骄傲的。

一、 中几医院,传道授业

医疗工作是我们第24批援几内亚医疗队的主要任务及工作。而我们工作的主要地点就是中几友好医院,这是由中国政府帮助几内亚援建的项目,也是几内亚最大的医院之一,几内亚政府也十分重视。即便如此,这家医院基础设施仍然十分落后,根本够不上20世纪的医疗水平。我所在的心脏内科,是这家医院的重点科室,人员配备比较齐全,门诊和住院病人一直是该院最多的,科室收入在临床科室中一直名列前茅。科室主任是该院的医疗总监,现在是主管医疗的副院长,科室具备超声心动图和心电图,仅此而已。

随着几内亚社会的发展和转型,除传染病外,心血管疾病患者也是逐渐增多,公众由于缺乏健康知识,饮食十分不健康,糖、盐和脂肪的摄入过多,而且没有体检和早期诊治的意识,高血压和心血管疾病发病越来越多,而且多数都是出现严重并发症才前来就诊,多数病情严重而且复杂,这样平常我们的工作量就比较大,经常查房很长时间而且要抢救患者。除了每次都要参加这些日常工作外,作为中国专家还要参与、指导一些学术活动以及对少见疾病和危重患者的治疗。

冠心病、急性心肌梗死是内科最危险的重症。该病的诊断主要依据血液中心肌坏死标志物的升高,并结合心电图变化以及典型临床缺血症状,其中第一项最为重要。而在中几医院就连这种最为基本而且关键的检验都没有,而首都科纳克里的其他两家大医院也只有东卡医院才能检查心肌酶。因此这家医院对急性心肌梗死的诊断就是一个问题,对ST段抬高型心肌梗死的诊断还有一定准确性,而对于非ST段抬高型心肌梗死根本不能诊断。在队长的帮助下,检验科队友张林带来了肌钙蛋白(TnI)的床旁快速检测盒以及试纸,这简直就是雪中送炭。要知道,这项检测比起东卡医院的心肌酶检测更加精确而且便捷快速,是国际上目前各家心脏中心通用的检测手段。拿到这个试剂盒以及试纸后,我带到心内科病房,多次培训黑人医生操作,一步一步按照说明书加以翻译,从床旁取血到滴定试纸到测出读数,虽然每次都只需要40分钟。但由于取血和滴定的技术问题,多次都测量失败,但大家没有气馁,终于我从取血开始到测定反复指导黑人同事数次后,终于成功了。当黑人同事看到结果后,成功的喜悦溢于言表。该项检查填补了几内亚在急性心肌梗死快速诊断上的一项空白,为更加早期识别高危心血管疾病患者,早期积极治疗奠定了坚实的基础。半年后,当心内科主任Sandy医生在非洲心脏病学年会做报告时,当提到几内亚的心血管疾病尤其急性心肌梗死时,有专家就诊断问题提出质疑,此时Sandy医生拿出我们的试剂盒和检测的照片,并骄傲的对参会专家介绍,这项检查是中国医生带来的,来自中国的首都北京,足以令其他专家信服,对此,他一直津津乐道。

在几内亚,由于发病率不高,心律失常的患者比较少见。通常遇到这样的病人,他们几乎是手足无措。一个周一的早晨到医院上班,就碰到了这样一个病人。中年女性,因心悸入院,心电图示“室上性心动过速”,心率一直在170次/分,就这种的症状已经持续了三天了,患者随时有生命的危险。得到黑人医生的求助后,看过病人,我当时决定应用腺苷或者异搏定等静脉用药,转复心律,抢救患者,然而这家医院却没有这些抢救用药。经联系医疗队药剂师王庆莲后,终于在我们医疗队药房找到了心律平注射剂。当我拿来这盒药物时,黑人医生都不知如何应用,也不敢静脉使用,直至我拿出说明书,逐字逐句地告诉他们如何使用,他们才勉强同意。当药物缓慢推注到患者血管中后,数分钟后心律出现了变化,并恢复成正常的窦性心律,心率也恢复到80次/分,这时黑人医生们终于信服了。趁热打铁,我又借机给他们讲了心律失常的相关知识,这次抢救对于他们来说,也是一个从未有过的新的尝试。

虽然我们的科室是心脏内科,但经常也会收一些其他内科疾病的患者。但由于黑人医生们平常接触的病人不多,而且缺乏很多检查手段,很多诊断都是很随意的。经常有一些心电图改变的患者被诊断为冠心病,并用了大量的治疗冠心病的药物,这在很大程度上增加了患者的经济负担。通过查房,我都会仔细询问患者症状,并结合危险因素、体格检查等临床情况加以甄别,并帮助同事们修改诊断,减少了大量的药物勿用,帮助本来贫困的患者减轻负担。

在我们医疗队进驻中几医院之前,这里几乎没有什么学术氛围。为此我也多次与主任Sandy医生商议,如何推动医院的学术建设。终于从我们科室开始,在医院举办了一系列的学术会议。医疗队队长非常支持学术,每次都按时参加并参与讨论。第一次就是由心内科准备病例并主持讨论的。在这次会议中,除了黑人同事的病例汇报,我也配合病例准备了一个与冠脉介入治疗相关的幻灯,并把这项较为先进的技术介绍给了当地黑人医生,黑人同事们非常好学,提出了一系列的问题,我们都一一作答,获得一致好评。除了医院的学术会议,我还利用业余时间陪同Sandy医生出席了在亚斯丁医院的一些学术会议,并与当地心脏病学专家探讨了一些专业问题。

介入治疗是现代心血管疾病治疗的重要组成部分。几内亚由于经济很不发达,目前还没有这项诊断治疗的技术。作为一名心脏介入医生,我有职责把这项技术介绍给当地医生,并致力于推进该医院的导管室建设。在硬件暂时无法满足的情况下,我找来了国家卫计委心脏介入培训资料,先从理论上对当地医生进行培训,使他们先有一个感性的认识,为将来的介入工作奠定理论基础。

二、 总统保健,任重道远

总统保健是援非医疗队最为重要的任务之一,不仅政治性强,而且还有一定的保密性和安全性。自从保健组成立以来,我们就开始了这项艰巨而光荣的任务。每隔一日都要利用业余时间前往总统府进行保健,每次都需要漫长的等待,但这并不是困难。由于总统先生高龄而且患有高血压病,尤其在我们刚刚接手这项任务时,埃博拉疫情的蔓延以及即将面临的总统换届大选,都令这个久经沧桑的老人牵肠挂肚,当时血压波动非常厉害。有一定医学知识的人都知道,收缩压将近180mmHg对一位老年人意味着什么。在总统和他的医官反复要求下,为了总统不出现严重并发症,在队长的指导下,除了做出一些健康生活指导,还适当地调整了降压药物,从此以后终于控制平稳了血压,为总统以后的工作提供了健康的基础。

除此之外,每次有总统参加的中资企业的重大活动,例如钻石广场的开盘以及凯乐塔水电站的剪彩仪式等,作为心内科医生,每次队里都是派我参加保健工作,以防不测。

三、 驻地门诊,全科医生

除了中几医院的日常工作以外,作为一名临床医生,我还要参加驻地门诊的值班工作。驻地门诊的服务对象主要是在几内亚工作和生活的华人同胞。虽然病人量并不是很大,但病人的病情各异,内科、外科、皮科……什么病人都有,在这里我们通常都是“全科医生”,这对我们这些专科医生来说是一个很大的考验。为此我潜心学习多科疾病的诊断和治疗,遇到一些棘手问题,经常还要通过手机联系国内的专科医生,尽量做到减少误诊和帮助患者解决问题。

在驻地门诊的工作中,我参与了多次抢救。

2014年10月,一名中国年轻病人,因为脑型疟疾来诊时已经深昏迷状态,我和翻译于洋初步检查后一同把病人送到中几医院,虽抢救一晚,但最终还是由于病情危重而死亡,当天一直处理病人到夜里。2015年初,一名患者送到驻地时已经死亡,我第一个冲上前去开始心外按压抢救……这样的病例很多,我们的驻地门诊已经成为了当地华人就诊的首选。2015年4月,在正确诊断一名年轻中国病人,并把他及时送到中几医院,与黑人医生一起治愈疾病后,出于感激,病人给我和于洋送来了一封充满感激的感谢信,这是对我们医疗队的肯定。

虽然驻地门诊受众对象主要是祖国同胞,但在这里我还接诊过几内亚总理的夫人,通过优质的医疗服务,为医疗队做出来宣传。

作为几内亚华人的坚强后盾,我们有时还要参与出诊抢救患者。2015年9月,一名中国援建专家突发晕厥意识障碍。在队长的带领下,我和神经内科赵亚明以及护士王兢冒着大雨乘救护车赶到患者驻地,采取初步诊治后把病人送到中几医院进一步治疗。

中几友好医院是驻几内亚华人同胞就诊和住院的主要医院之一。目前还没有一个专门针对中国人就诊的“绿色通道”,由于语言问题,当地华人患者在该院就诊存在一定困难。但我们依旧利用自己在这家医院工作的优势,想方设法为祖国同胞创建便捷的就诊流程。很多华人在这家医院就诊期间,我都为他们提供了最大的帮助,使他们领略了祖国同胞的关心。

四、 消杀防控,预防第一

来到几内亚以后,在队长的带领下,每个队员都在日常工作之余默默地为医疗队这个大家庭做出自己的贡献。日常医疗工作之外,我还有一项重要的任务就是负责驻地的消杀工作。尤其在埃博拉病毒病疫情肆虐之时,消毒隔离以及疫情防控更尤为重要。在热带地区,除了这些疾病以外还有各种虫媒疾病也是十分猖獗。为此我们经常不定期的进行整个驻地的消毒和除虫。经常背着沉重的消毒包大汗已经湿透了全身,甚至有时药液洒在身上阵阵疼痛红肿,但看到干净清洁的驻地环境,一切都值得。

从参加医院工作以后,我们还担负起了队员们的白大衣消毒清洗的工作,尽一切努力减少各种疾病感染的机会。

五、 培训义诊,奉献爱心

在这段援非时间内,我还多次参加了队里组织的各项培训活动和义诊。

初到几内亚,正值埃博拉疫情最为严峻的时候,很多企业员工因为惧怕埃博拉病毒,出现了很多停产、人员回国的现象。医疗队此时担负起了稳定军心的作用,在队长的带领下,我随着同行的埃博拉专家组成员多次来到一些中资企业进行埃博拉病毒病相关的培训。

在中国政府的倡导和支持下,医疗队也承担了几内亚公共卫生的培训任务,作为医疗队的成员,我也责无旁贷的参与了这项工作。从厂矿到水电站,医疗队多次深入基层,为中国员工进行义诊和健康咨询,作为临床医生,这些工作我当仁不让,每次都积极参与。大使馆和经商处是我们的上级单位,更是我们医疗队的好领导,好家长。为了这里工作人员的健康,医疗队也精心安排了为他们几件,这个任务我也是义不容辞。

六、 驻地生活,兄弟情深

刚到几内亚之时,我还担负起了负责为队里采购日常生活用品的任务。为了让大家生活更好,更加快乐,当时利用自己不甚流利的法语,跑遍了几内亚首都科纳克里的大街小巷。经常顶着烈日,冒着暴雨跑到大小市场,经常被一群黑人围着不知所措,经常去数那些肮脏而难以计算的大额几郎……

每周还要参与食堂的帮厨工作,每次轮到我时,我都会不厌其烦的绞尽脑汁,想方设法不断提高自己的厨艺,为大家奉上可口的饭菜。

当然,这些也只是我日常工作、生活的一部分,也是我们医疗队工作的一个缩影。在这个曾经陌生的国度,我们不断付出,没有索取更不求回报,只希望用我们有限的精力和知识,为这个国家做些力所能及之事,为中几的友谊,为中非友谊贡献一份微薄之力。

第24批援几内亚医疗队 王永亮(北京友谊医院心内科主任医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