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友谊医院

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友谊博览 >>精彩专题 >>援非医疗队动态 > 正文

精彩专题

联系我们

北京友谊医院

北京市西城区永安路95号

010-63016616

www.bfh@163.com

援非医疗队动态

援非医疗队动态之八十七——几内亚神经外科开启显微手术时代

字号:
+-14
浏览次数:

几内亚是位于大西洋东岸的非洲国家,是联合国公布的最不发达国家之一。我是北京友谊医院的一位神经外科医生,作为第24批援几内亚医疗队队员,从2014年8月抵达几内亚首都科纳克里,一直工作在中国政府援建的中几友好医院,工作在临床一线。

初到这里,一切都是陌生的,虽然做好了充分的心理准备,但几内亚的医疗现状还是让我暗暗吃惊。通过当地医生的介绍和自己的观察,我了解到几内亚神经外科基础薄弱、人才缺乏、各种仪器设备和医疗物资极度匮乏。几内亚全国只有3名神经外科医生,分别在首都最大三家公立医院工作。全国只有一台手术用显微镜、一台脑室镜、一台0.5T的核磁共振、三台CT,且这些设备都已陈旧落后。在技术方面,仍然停留在传统神经外科阶段。全国唯一的一台显微镜在这里,还是手动调节的,因为缺乏经过显微操作培训的医生,显微镜一直闲置。

显微神经外科技术与传统肉眼直视手术技术是截然不同的,是指在光学显微镜或放大镜下,利用特制的显微器械所进行的一种细微精巧的手术操作。这不仅是技术的升级换代,同时也是观念的升级。在手术显微镜下,解剖组织被放大几倍或十几倍,同时视线通过光学显微镜发生了改变,而且显微解剖与肉眼的大体解剖是完全不同的,所以从传统神经外科进入显微神经外科是非常困难的,但这是学科发展的必然。习惯了传统手术方式的医生需要改变观念,并经过严格的训练才能熟练掌握显微镜、显微器械的使用。

经过前期调研和深思熟虑,我多次与中几友好医院神经外科伊布拉辛主任交流,共同规划出显微神经外科操作培训流程。2015年3月开始,利用下班后及周末等业余时间,开展培训工作。

首先是要使几内亚医生转变观念,接受显微神经外科。伊布拉辛主任已经55岁,从事神经外科20多年,要改变他的传统观念非常困难,需要逐步渗透。我找来显微手术录像,边看边进行讲解。对于他们来说,这一切都是陌生的。当看到精彩的地方,他们感叹到:手术操作很棒,但太难了!他们既表现出对新技术的渴望,又有一定的畏难情绪。所以我一有机会就反复播放录像,帮助消除大家的这种心理。

经过一个月的电视观摩,正式开始进行显微镜操作技术的培训。操作培训首先从显微镜的构造、调节、日常维护和使用方法开始。就这一个内容,我整整讲了一个上午。当他们掌握以后,我们开始了镜下操作。由于手术显微镜把视野放大了十几倍,所以镜下很小的动作幅度都很大,一不注意器械就会移出术野,甚至术者的呼吸和心跳都会器械发生跳动从而影响操作。但这恰恰也是显微神经外科的优势,可以利用最小的损伤达到精准治疗的目的,使患者得到最大的收益。镜下操作刚开始,伊布拉辛主任和助手布班医生又表现出畏难情绪,在利用手套训练切开缝合时不是器械移出术野就是操作不稳,几乎每个器械在镜下都是跳动的,没有稳定性和准确性。这段时间,他们对自己操作非常不满意,甚至有点打退堂鼓的想法。其实我们十几年前做训练时,也出现过这种情况,经过上级医生的帮助和讲解,我们很快就闯过这一关了。可他们每练一次就抱怨好几天,把我的讲解也抛之一边,甚至还出现过培训中断几周的情况。我知道,培训出现了困难,最好的解决办法就是让大家看到显微神经外科手术的优势,需要有感性认识,光看录像是不行的。

2015年5月,医院来了一个颈椎病病人,椎间盘压迫脊髓非常重,病人出现双上肢疼痛、双手无力、走路不稳等症状已经有2个月了,实在忍受不了才来看病。经过严密的术前讨论和准备,我对病人实施了精细而精准的显微手术。手术过程中,伊布拉辛主任赞叹道:手术太干净了,看得太清楚了,我从来没做到过。术后第二天,伊布拉辛就兴奋地告诉我,病人的所有症状都消失了,术后情况非常好。通过这个手术,他们真正认识到了显微神经外科的优势。从此以后,他对培训越来越着迷了,经常拉着我加班练习。

当然,这个过程对于伊布拉辛是艰难和痛苦的,不过很多困难我们在国内做训练时也是遇到过的。这里非常热,训练的房间没有空调,只要开始10分钟就不停地出汗。看显微镜时间长了以后,训练结束时看其他物体都是变形的,有时还会有头晕恶心的感觉,有几次他是扶着墙走出去的。训练从3个0的缝线开始,一直训练到9个0,而9个0的线比头发丝细多了,如果掉在地上肉眼肯定是发现不了的。伊布拉辛从10分钟缝一针,最后到15分钟缝20针,他从缝手套开始到吻合鸡翅上的血管。每一步都非常认真,在这过程中,虽然遇到过困难,但思想上再也没有动摇过。随着他的进步,好多次他都表现出跃跃欲试,经常说来几个需要做显微手术的病人多好啊!

经过三个多月的培训,显微外科手术终于真正开始了。在伊布拉辛第一次独立完成显微手术后的第二天,他在全科会上说:这是一个值得纪念的日子,几内亚第一次独立完成了显微神经外科手术,这具有跨时代的意义。应该把显微神经外科推广到全几内亚,并以此推动几内亚神经外科与国际接轨。

几内亚医疗队的各位医生都是具有高级职称和丰富临床经验的医学专家,各有专长,在临床一线默默奉献,将中国医生的临床经验、先进技术传递给当地医生,并着手培养专业人才以提高当地医疗实力,我们正在与几内亚同道共同为医学的进步贡献自己的力量。在埃博拉肆虐之时,医疗队义无反顾地来到几内亚,执行医疗援助任务。冒着高度的暴露风险,在做好自身防护的同时,开展了一系列的务实工作,付出了更为艰辛的努力,同时得到了中几各界的充分肯定和赞誉。

第24批援几内亚医疗队 陈 旭(北京友谊医院神经外科副主任医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