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友谊医院

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友谊博览 >>精彩专题 >>援非医疗队动态 > 正文

精彩专题

联系我们

北京友谊医院

北京市西城区永安路95号

010-63016616

www.bfh@163.com

援非医疗队动态

援非医疗队动态之八十八——援非点滴

字号:
+-14
浏览次数:

为执行国家援非任务,我们第24批援几内亚医疗队,于2014年8月16日抵达几内亚首都科纳克里。这个遥远而陌生的国家,如果不是执行国家任务,我恐怕连国家的名字都几乎没有留意过。初到这里感受到的是想象不到的落后与贫穷。科纳克里国际机场小而简陋,感觉如同国内县城的火车站,后来慢慢有了比较,才知道机场已经是这里很好、很现代的建筑了。推开简单如同家用的木门就已出了机场,一片不大的停车场,停着很多破旧和不太破旧的汽车,几个黑人拥过来,为了挣取小费争着帮我们搬运行李。

几内亚地处赤道附近、大西洋的东岸,几乎从未有过台风、地震,也鲜有其他的自然灾害,地理位置和自然环境都十分优越,但由于经济不发达、国家落后,城市几乎没有规划和管理。在科纳克里,一点儿都找不到国家首都的感觉。市里少有高楼大厦和像样的现代化社区,只有大量简陋的棚户,路边开放的排水沟流淌着污水,城市到处倾倒堆积着垃圾,道路破旧,坑洼不平。路上跑着大量欧美运来的本该报废的汽车,车体残破,很多没有大灯、后视镜,甚至车窗玻璃也残缺不全、粘贴着塑料布,但只要还能动就会在街上奔驰。交通状况要用“可怕”来形容,其拥堵更甚于北京。这里的人生活虽然贫困,却有着难以理解的幸福感。很多人似乎整天也没啥工作,聚集在街边无所事事,也感受不到一点点的压力,脸上洋溢着不知从何而来的喜悦。这是几内亚给我最初的感受。

026.jpg

我作为医疗队的中医大夫,主要有三方面的工作:总统保健、在我国援建的中几友好医院的针灸康复科开展临床指导及医疗援助,以及为驻几内亚使馆和当地华人华侨提供医疗保障。在这与祖国相距一万三千公里的国家里,没想到中国传统医学多年来已有一定程度的推广和应用,已为当地人民造福多年。这里规模大的医院里都设有针灸康复科。在我们工作的中几友好医院里,针灸科主任Dabo算是几内亚的资深针灸大夫了,她在中国学医8、9年,中文说的非常好,并且会法语、英语及当地的三、四种民族语言,像她这样的语言天才当地黑人中似乎并不少见。与多数当地人相比,她更懂得礼尚往来,可能是因为在中国学习时间长,因此交流起来没有什么障碍。这里针灸治疗的病人主要是脑血管病后遗症、各种神经系统疾病及外伤后运动功能障碍的康复患者。虽然治疗病种相对局限,当地大夫对中医理论也缺乏系统清晰的理解,但日常的治疗驾轻就熟也有不错的疗效。

027.jpg这里的大夫对中医针灸的认识,和国内大众有着相似的误解,认为中医只能治疗慢性病,疗效也是慢慢来、慢慢好。但是通过我们的工作,让他们认识到以前对中国传统医学的不了解。特别是给中几友好医院院长卡马拉的几次治疗,带给了他们对于中医针灸小小的触动。一次队长找到我,要我和他一起去卡马拉家里看看,卡马拉已经一周没来医院了,说是腰痛的动不了。我和队长、翻译于洋一行三人驱车一个小时的路程,到了卡马拉家。一进客厅,卡马拉在沙发中间的地毯上打地铺躺着,见我们进屋他起身相迎,行动明显不太灵活。卡马拉高大健壮,平时身体很好,在医院里快人快语,不太像年过60的人。今天有些不同以往,一看就是腰上拿着劲儿,他说由于腰疼已在客厅睡了一周的地铺了。稍事寒暄,马上动手,上手检查,腰椎位置正常,两侧竖脊肌张力明显不同,属筋伤无疑。嘱其趴好,在他腰部下针,针及病处,卡马拉大声喊痛,我告诉他这是正常的针感,放松就好。几针过后,紧绷的竖脊肌已明显松解,我让他起身试试感觉如何。卡马拉起来活动了几下腰,说感觉放松不少,我告诉他明日会感觉更好的。第二天见到队长,问起卡马拉的情况,队长说他已来上班了,腰基本没问题了。没过多久,队友骨科大夫刘振宇跟我说,卡马拉的腿又有了问题,他看过觉得要打封闭,让我先看看是否可以针灸治疗。我来到卡马拉的办公室,他说是右膝痛的很严重,已影响了正常行走,我请他先坐到沙发上检查一下,他一瘸一拐的走到沙发边坐下,一脸的痛苦,看来疼得还真不轻。检查后发现,他的右膝内侧肿得很厉害,局部按压有波动感,位置比较深,不在皮下,应该是筋膜囊肿。由于肿胀严重,对筋膜的压迫较重,局部韧带、肌腱牵拉得也很厉害,因此疼痛剧烈。病已查明,解决起来也不困难。有了前次的经验,卡马拉很是配合,不过这次是膝关节,又加之局部本已肿痛剧烈,下针的针感更是强烈,刚一入针卡马拉已是呼天喊地地叫了起来。我一边安慰着他,一边手下加紧,只是几针,感觉局部已经松开,韧带、肌腱基本已放松归位了。我让他起来走走试试,卡马拉走了几步,说感觉还是很痛。我对他说主要问题已经解决了,但局部的炎症水肿要有个吸收的过程,很快就会好了,隔天再来看他,到时收尾一下就完全没事了。隔天再见到卡马拉,他显得很开心,一见面就说:“没想到针灸这么神奇,上次针灸后三个小时腿就不疼了,可以正常走路了,原来以为针灸都是要扎很多次,治疗很长时间才有效果,没想到可以这么快。”我对他半开玩笑的说:“你得的就是这么快的病,所以一下就可以好了。”再检查他的腿,右膝内侧还有些轻微的肿胀,不用再针了,局部拔罐、走罐,疏通一下就完全无碍了。

在几内亚工作期间,我除了以中国传统按摩手法完成总统保健工作外,还以中针灸、火罐等中医传统方法治疗当地政府官员、俄罗斯及南非等外国企业的高管以及当地的普通患者,更为驻几使馆和当地华人同胞提供特色医疗服务。在几内亚这样贫困不发达、医疗技术落后、医疗体系尚不健全的国家,中医传统治疗手段,以其简单高效且不依赖现代大型设备的独特优势,更容易在当地开展、造福当地人民。

028.jpg

转眼一年多的时间过去了,想想刚来时这里埃博拉疫情正烈,现在虽未消灭但已渐趋尾声。我们已没有了初来时的惶惶不安,习惯了在疫区坦然的生活。没有了初来几内亚的陌生与新奇,渐渐地习惯了援非的生活。这里依旧落后脏乱,但我们却开始欣赏当地人们的乐观与无忧。一片小小的空地,甚至是在车辆穿梭的街头,年轻人们也能忘我地追逐他们喜爱的足球;一点音乐的节奏,就会有人扭动起来,哪怕是烈日下、大街旁,也无法阻挡他们内心对生活的激情。在当地人的眼里,中国人都是富翁,他们会向你要这要那,清凉油、食物甚至美元。这里的人对中国人大都很友好,路上常有黑人用蹩脚的中文“你好,你好”地打招呼,也经常会见到我们就竖起大指说:“中国,好!”在这里能充分感受到身为中国人的骄傲。市中心最大的建筑议会大厦“人民宫”是中国60年代援建的;几内亚国家电视台RTG是中国援建的;中国承建的几内亚最大的水电站——凯乐塔水电站近期已经竣工发电,这完全改变了几内亚电力供应的格局;还有更多的难以胜数的道路、港口等基础设施都是中国建设的。

中国对非洲的医疗援助已有50余年。能够作为医疗队的一员参加援外工作,代表国家、彰显大国形象、履行国际责任,为尚不发达的非洲国家医疗环境的改善,为这里贫困人民的医疗健康保障水平的提高,尽个人的力量,我感到荣幸与骄傲。我们第24批援几内亚医疗队的工作已近尾声,其间所历种种、点点滴滴难以尽数表诸文字……

第24批援几内亚医疗队 林 海(北京友谊医院中医科副主任医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