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友谊医院

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友谊博览 >>友谊新闻 > 正文

友谊博览

联系我们

北京友谊医院

北京市西城区永安路95号

010-63016616

www.bfh@163.com

友谊新闻

【友谊人在武汉】抗“疫”手记:这个夜晚,我们又打赢了一场“胜仗”!

字号:
+-14
浏览次数:

2020年0216日,湖北武汉。

今天我的班次从凌晨一点开始,十二点半刚踏进办公室就听见对讲机发出焦灼的声音——“151床呼吸机的患者脉氧饱和度急剧下降,现在已经由95%降到了70%,心率由100次/分升到了120/,请求援助。”对讲机的那一头是病房里面武汉协和医院的值班大夫,显然他遇到了棘手的问题。

现在正是交接班的时候。来不及多想,患者的病情变化就是紧急命令,耽误一分钟患者都有可能丧失抢救的机会。“先请护士吸痰,我马上进去!”我的呼吸因为紧张变得急促起来。我马上去更衣间换防护服,平时穿一套防护装备的时间大概是30分钟,这一次仅用了15分钟我就穿戴完毕。然后,我迫不及待地冲进151床患者的房间。

患者是一位老年男性,我赶到时,看到他呼吸急促,口唇紫绀。监护仪上显示氧饱和度65%,呼吸频率40次/分,心率130次/分。“患者突然躁动,然后就出现脉氧饱和度下降。我们已经吸过痰,患者气道通畅,痰也不多,气囊压力正常,呼吸机频繁报警,已经给患者加大了镇静剂量,脉氧饱和度还在持续下降。”给我汇报病情的是医疗队的主管护师张微微,她旁边是医疗队的护师王彤,听到同事熟悉的声音,我的心里就像打了一针镇静剂,原来咚咚直跳的心脏也恢复了正常的节律。

来不及寒暄,呼吸机上显示吸入潮气量500ml,呼出潮气量70ml,根据目前的情况,我判断患者的气管插管有可能已经滑脱,我决定为患者重新调整气管插管位置。我嘱咐王彤马上呼叫麻醉科插管小组,请张微微准备好吸痰,然后我开始拆掉气管插管上粘贴的胶布,“但愿插管没有完全脱出。”我在心里默念。“吸痰,松气囊!”患者还在躁动,气管插管插入的阻力很大。加大镇静,再次尝试送入气管插管,这一次感觉送入的阻力小了很多,“打气囊,固定气管插管,气管插管距门齿23cm。”看着呼吸机上的呼出潮气量逐渐升高,监护仪上的脉氧饱和度缓慢上升到了96%,我心里的石头终于落地了。虽然隔着层层防护,我还是感觉到同事们露出了会心的微笑。

这时插管小组的人员也已经赶到,我跟他们做了简单的介绍。当看到患者已经转危为安,他们吃惊地望着我们,“你们好专业,不愧是北京的专家!”“过奖过奖,你们辛苦了,大半夜的害你们白跑一趟!”在武汉工作的这20多天,我们跟协和医院的医护们一起战斗,大家彼此信任配合默契,已经结下了深深的友谊。

这是到武汉以后我参加的又一次紧急抢救,那么的不同,又那么的熟悉。不同的是发生在新冠肺炎的隔离病房,熟悉的是我跟一个科室的同事共同参加了抢救。虽然在隔离病房处理危重症的患者给我们带来了很大的挑战,但是面对这些生死一线的患者,我和我的同事们都经受住了考验。这个夜班虽然辛苦,但我们内心却无比充实,在这个没有硝烟的战场,我们再次证实了自己的实力。相信我们一定会早日打赢这场战“疫”,顺利凯旋!

作者:北京友谊医院重症医学科主治医师,北京市属医院援鄂医疗队队员 白国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