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友谊医院何恩辉:因为热爱,所以倾心 友谊博览
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友谊博览 >>友谊新闻

友谊博览

联系方式

  • 西城院区

    北京市西城区永安路95号

    010-63016616

  • 通州院区

    北京市通州区潞苑东路101号院

    010-63016616

友谊新闻

北京友谊医院何恩辉:因为热爱,所以倾心

发布时间:2021-04-07 浏览次数:
字号: + -

20210407-1.jpg

在我院(通州院区)门诊楼四层的诊区里,有一个不大的超声诊室,里面摆放着一套超声影像检查的设备和一张检查床。虽然房间不大,却承担着重要的任务:为肝移植患者和供肝提供者做术前和术后的超声检查。——“这个检查一点都不疼的,叔叔用这个小棒子在你肚子上滑一遍,肚子里‘小虫子’就被我抓出来了……你看,是不是不疼啊?”超声科医生何恩辉耐心温柔地跟眼前这个1岁多的小患者说着,刚刚还泪眼朦胧的小朋友就这样转移了注意力,泪水也止住了。

在肝移植患者中,有很多是患有新生儿胆道闭锁的小患者,因此肝移植超声的诊室里经常会有年龄数个月到几岁不等的小患者,这也让何恩辉大夫练就了高超的哄孩子技能。而他也因高超的超声诊断技术,被患者亲切地称为“赛核磁”。

机缘巧合之下 他寻找到了喜欢的事业

何恩辉今年37岁,是我院超声科的一名主治医师。2013年,博士毕业的他来到友谊医院工作。同年,著名肝移植专家朱志军和他的团队也调来我院。何恩辉在研究生阶段的研究课题就是移植超声方向,也跟随导师做过一段时间相关工作,在这样的机缘巧合之下,入职医院没多久的他很快从普通超声转向了移植超声方向工作,成为了朱志军主任团队的一员。

肝移植超声与普通的腹部超声不同,由于检查的目的是在术前了解肝移植受者、活体肝移植供者的肝脏及相关血管、胆道的情况,为手术提供所需的解剖学信息,所以它具有一定的特殊性和难度,检查耗时长,对超声检查人员的要求也更高。当时,医院做移植超声的医生只有何恩辉一个,他每天上午出门诊,下午和晚上去病房或重症监护室给住院患者做床旁检查。不论做到多晚,第二天早上6点半,他又会准时出现在办公室写检查报告。虽然工作非常忙碌,几乎没什么空闲时间,但何恩辉却没有喊过累,反而对这项工作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求精源于热爱 患者都叫他“赛核磁”

何恩辉在业务上对自己要求很高。刚开始移植超声工作时,他为了能够快速提升自己的超声技术水平,几乎每台肝移植手术都会进手术室跟着看,为的是将自己做出的影像学结果,与真实的器官相对应,从解剖结构的角度验证自己的正误,从而提高超声的诊断水平。用他的话说:“我给患者做了术前评估,进手术室马上就能验证结果,就像是考完试马上能知道答案一样”。有时肝移植手术一直做到凌晨,他就跟到凌晨,第二天早上洗把脸又照常工作,他常说“这个事是我爱好的,所以我干的有热情、有动力”。

由于他的勤奋和努力,他高超的移植超声技术也得到了患者和家属的青睐。很多患者和家属都是在别的医院听说了何大夫,慕名前来就诊。曾有许多次,患者在何恩辉这里做完超声,再去做增强CT或核磁检查之后,发现这些更精确的检查结果与之前何医生给出的超声结果完全一致。做完手术后,手术结果也与超声报告相吻合,于是“赛核磁”、“何超神”这些夸赞他技术精准度很高的昵称就在患友圈里传开了。

一切患者优先 把自己排在最后

移植超声门诊通常安排在上午。由于不同患者的病情都有各自的复杂性,检查需要细致入微,何恩辉给每一位患者检查的时间往往要在30分钟以上。9、10个号看下来,一下就过了中午,有时到了下午1点还没结束。随后他在病房的工作更是繁忙。因为肝移植患者术后一段时间都不能动弹,何恩辉就推着便携式超声设备到重症监护室或病房的床旁为他们做检查。术后7天,患者需要每天做超声检查,这也让检查的需求量变得很大。到了吃饭时间,即便他可以暂停手中的工作,先吃几口饭,他还是执意不肯,一定要先把患者的检查都做完才吃饭。曾有一位肝移植患者,他自己也是一名医生,手术出院后,他这样评价何恩辉:“何博士每次为我做超声,都会耗时一个多小时,超声报告几乎写满一张A4纸。我作为医者,从医时间不短,第一次见到如此敬业、一丝不苟的B超大夫。”

2018年11月,何恩辉感觉胃部不适,时常吃不下饭,便做了个简单的胃部检查。但是由于胃内容物影响,检查结果显示他的胃里疑似长了一个大息肉。这可把何恩辉的家人吓坏了,医院超声科和肝移植中心都对此非常重视,紧急为他安排了胃肠镜检查,更加精准地探测病情。好在内镜检查否定了先前恶性肿瘤的可能性,但也显示他确实患有一些胃部疾病,可能与长期不规律进食有关。这件事虽然是虚惊一场,却也反映出了何恩辉一切以患者为中心、忘我执着的工作态度。

往返全国多省市 为数千名患者义诊复查

在我院进行肝移植手术的患者大部分都来自外省市,手术的花费已经让很多家庭背负了较大的经济压力,术后,患者还需要经常性的定期进行超声复查。由于移植超声和手术复查要求的技术水平比较高,很多患者在老家的医院无法完成,这就意味着他们要不断在北京和居住地之间往返,交通和食宿都成为了一笔不小的费用。特别是接受肝移植手术的患者很大一部分是儿童,每次来北京复查,患儿家属至少有2、3位需要一起陪同,这样给他们造成的经济负担就更重了。看到这种情况,何恩辉与超声团队、肝移植团队商量了一个可以为他们切实解决问题的方法——前往各地义诊,为他们集中复查。

2014年,他们开始开展这项工作。深圳、济南、郑州、福州、成都、南宁……患者比较集中的城市都留下过他们的脚步,有的城市前往次数多达十三四次。每次义诊,移植超声与肝移植团队会派出几名医生,联系好当地医院,并提前给患者发送通知。义诊时,前来复诊检查的患者少则几十人,多则几百人,医生们需要用短短几天时间完成大量的检查任务,有时白天黑夜连着做,几乎不休息,为的就是让更多的患者顺利完成检查。

几年来,何恩辉与团队成员陆续走访了十余个城市,累计开展义诊几十次,让数千名患者在家门口就得到了术后复诊、复查的服务。

建立“医馨家园” 让患者和家属不再孤单

从肝移植患者入院前的检查开始,到术中、术后的不断随访,何恩辉跟每一位患者及家属的接触时间都非常长,有时会长达数年。他们的关系超越医患,就像朋友、家人一样。何恩辉见证过很多患者生病的经历和家庭的故事。三年前,他自己跑去中关村找网络公司建立了一个论坛,叫做“医馨家园”,并邀请肝移植术后的患者和患儿家属在上面分享自己的故事。因为新媒体平台的关注度更大,他还创建了一个同名公众号,将论坛上的文章也发布在上面,让更多病友们可以关注。

至今,两个平台已经发表了近百篇文章,这些文章不仅成为患者和家属记录就医经历、生活点滴的平台,也给了广大病友借鉴和鼓励,让患者了解到自己不是孤单的,身后还有一个温暖的大家庭,带给大家更多的信心和希望。

家人、同事、患者的支持与肯定是他不断前进的动力

何恩辉的爱人李晶晶是他的大学同学。何恩辉来到我院就职后,工作变得繁忙起来,为了方便他上班,小两口在医院附近租了一间房子住下。博士后出站后,李晶晶也跟随丈夫的脚步,来到我院热带医学研究所工作。为了照顾丈夫,李晶晶经常把饭菜送到何恩辉的诊室,督促他按时吃饭。是家人的全力支持和精心照顾,给何恩辉提供了停靠的港湾,为他拂去工作的疲惫。

在工作中,超声团队、肝移植团队的同事们与何恩辉的相处时间不比家人少。他们相互协助,默契配合,大家都对何恩辉的工作态度和专业技术水平给予了很高的评价。肝移植中心副主任医师曲伟认识何恩辉已经20年了。曲伟说,这是一个“不多见的医生”——“何恩辉做事情非常有韧劲儿。估计找不出几个医生像他一样,为了把一个复杂问题研究清楚能不厌其烦地跟患者沟通很久。曾经一个B超做了三个小时,最后明确问题”。他还表示,何恩辉不仅技术好,还为人谦虚,态度温和,这也是全国各地的患者都慕名前来的原因之一。超声科主任钱林学更是对何恩辉称赞有加:“这是一位可歌可泣的好医生!他肯吃苦、勤钻研、业务强,一心一意为了肝移植患者!”

除此之外,患者和他们的家属也给了何恩辉许多力量。工作的时候,他经常收到小患者的礼物:小糖果、小饼干、小贺卡......2014年,小患者轩轩为了感谢何叔叔,送了他一盆仙人球,这盆仙人球现在还养在何恩辉的家中。这些来自患者和家属的肯定,也成为了他不断前进的动力。

2019年年底,我院肝移植团队整体迁至医院通州院区,何恩辉也跟随团队一同过去了。工作地点离家远了,何恩辉偶尔会因为工作繁忙而无法赶回家,就在医院的值班室凑合一宿。但他毫无怨言,因为这是他热爱的事业,他愿意为之倾注全心。(宣传中心)